职称论文栏目提供最新职称论文格式、职称论文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1847080343(论文辅导)

数智环境下档案工作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日期:2024年03月11日 编辑:ad201107111759308692 作者:无忧论文网 点击次数:449
论文价格:50元/篇 论文编号:lw202403061514046562 论文字数:13266 所属栏目:职称论文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种:中文 论文用途:职称论文 Thesis for Title
相关标签:职称论文范文

本文是一篇职称论文,笔者认为数智时代,数字中国、智慧城市加速实施,档案事业数智化转型态势明显,智慧档案战略日益兴起,探索智慧档案建设的价值理念和行动方式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现实价值。

1 引

当前,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广泛应用,深刻改变着人类文明形态与社会结构体系,世界加速迈入以数据资源和智能技术为核心要素的数智时代。数智时代可以理解为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物联网、数字孪生、大模型、元宇宙等新一代技术思维、技术产品和技术应用[1],其核心要义是数据要素赋能和信息技术赋能,具有信息资源数字化数据化、技术手段智能化智慧化、管理模式协同化综合化、服务方式高效化精准化等特征。在“数化万物、智化生存”的数智环境下,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智慧城市、智慧文旅等数智业态全面铺开、如火如荼。档案是宝贵的信息资源、独特的文化遗产和人类的智慧结晶,档案事业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数智驱动档案信息资源结构发生颠覆性改变,档案数据化生存与智能化管理日益明显,档案事业数智化转型蓄势待发,智慧档案战略呼之欲出。2021年,《浙江省档案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高能级建设智慧档案”“加强档案数据管理与应用,探索建设一批智慧档案馆,拓展智慧档案应用场景。”[2]2023年,国家档案局原局长陆国强在全国档案局馆长会议上强调,“积极探索智慧档案发展路径,有效对接数字中国、智慧城市、智慧政务、数字乡村和各行业智慧发展”[3]。数智时代的到来深刻改变了档案工作的理念、环境、对象、流程与模式,档案资源数字化数据化变迁与档案管理智能化智慧化升级愈发明显,智慧档案建设势在必行。为推动档案数智化转型,需要探索分析数智环境下档案工作面临的多维挑战,紧抓智慧档案建设这一时代机遇,强化数智技术应用和档案数据治理,塑造高效运行的智慧档案馆,推动释放档案数据要素价值潜能,形成全方位智慧运行的档案工作业态格局,助力数字中国与智慧城市建设。

2 数智时代档案工作面临的四重挑战

在数据科学的全方位渗透、数据管理的宽口径流行与智能技术的深层次应用下,档案业务环境、资源对象、方法模式发生急剧变化,档案数智化转型态势愈发凸显。数智赋能档案管理的同时,档案工作也面临着资源收管不足、技术应用有限、体制机制障碍、文化功能欠缺等瓶颈桎梏,掣肘档案事业高质量发展。

2.1 资源挑战:档案数据产量增速与收管时速的“剪刀差”

数智时代,全球数据海量产生、指数增长,数据价值日益凸显,成为信息资源的主要呈现形式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生产要素。从结绳记事、甲骨意形、白纸黑字再到现在的数字原生,数智化浪潮从源头上改变了档案信息生成、记录、存储、传播和利用方式,档案资源形态加速从纸质模拟态向数字态、数据态嬗变,原生电子档案、数据化档案等档案数据大量形成,逐渐成为档案管理新对象[4]。据统计,截至2022年底,全国各级综合档案馆“馆藏电子档案2372.9TB,其中,数码照片220.0TB,数字录音、数字录像1040.0TB。馆藏档案数字化成果28069.0TB。”[5]然而,纵观国家整体数据规模,早在2018年,我国数据量就已达7.6泽字节,“预计2025年增长到48.6泽字节,在全球数据量中的占比将从23.4%增长到27.8%,成为第一数据大国。”[6]可见,档案数据馆藏数量与国家数据增长数量相比,仍有不小鸿沟。 

2.2 技术挑战:科技日新月异与新兴技术应用的“冷热霾”

科学技术是驱动档案事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引擎。技术也是一把双刃剑,现代科学技术在为档案管理赋能的同时,也给档案工作带来“技术冷”和“技术热”两种雾霾,即技术保守和技术盲从两种倾向。

技术冷。所谓“技术冷”,也就是对现代信息技术采取回避、轻视、抵触乃至拒绝的态度,是一种技术保守。由于知识素养不足、技术能力薄弱、年龄结构代差等因素,加之安全第一的固有思想,部分档案管理者对数智技术不敏感,技术应用力度不足、深度不够、范围不广,新知识新技术“内化”周期长。正是由于现代信息技术应用有限,导致档案部门在数智时代出现“跟不上”“慢节拍”“边缘化”等现象。

技术热。所谓“技术热”,也就是推崇技术决定论、唯技术论,认为信息技术在档案管理中应占主导统治地位,迷恋乃至迷信技术优势,是一种技术盲从。这种技术乐观主义派,往往会陷入技术乌托邦陷阱中,忽视技术的人本性、适用性、安全性、可靠性、可控性等问题。由于档案工作的政治性、机密性、敏感性,这种以“技术至上”为主导信条的技术崇拜显然不可取,必须在确保档案安全保密前提下,发挥人的主导力量,有节制、有计划、有步骤地应用各类成熟技术,规避技术安全风险。

2.3 管理挑战:社会管理生态与档案管理生态的“弱平衡”

档案事业是国家信息资源管理与公共文化管理的重要内容,档案管理生态是社会管理生态的重要构成。限于观念障碍、机构竞争、人才短板等因素,档案管理体系与社会管理体系之间呈现“弱平衡”关系,亟待开展一场刀刃向内的“管理革命”,以适应现代社会要求,与社会生态保持同步协调、同频共振。

管理理念的相对保守。数智时代,全社会掀起了一场“数据赋能、技术创新”的热潮,驱动各行各业转型升级。传统档案管理模式下,档案工作较为封闭滞后,档案开放程度不足、服务创新力度不够,难以及时满足公众需求,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在提供利用服务的整体思路上,大部分档案馆表现相对保守,在利用服务形式、内容呈现方式等方面基本以传统形式为主,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档案利用服务的效果。”[8]面对社会数智化全面推进与深层渗透,迫切要求档案部门冲破思想观念束缚,强化数据思维、智慧理念、改革精神和应变能力,推动档案事业与时俱进、开拓创新。

3 智慧档案:数智时代档案工作创新发展的新机遇

当下,人类加速迈向数据为王、群智共创、人机协同、跨界融合的数智时代,各行各业加速数智化转型升级,实施智慧档案战略成为档案工作创新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外在要求[15],是档案事业对接数字中国、智慧城市等国家战略的重要机遇。

3.1 智慧档案概念特征

智慧档案是以档案数据为资源基石,以数智技术为工具手段,以智慧档案馆室建设为载体媒介,以实现档案数智化为使命愿景的战略体系与组织业态。宏观层面,智慧档案是一种战略思维与方略规划,是档案信息化发展新阶段;微观层面,智慧档案旨在形成数据驱动、计算驱动、场景驱动的档案运作新模式,提供档案智慧化服务。

智慧档案具有以下几方面特征:一是全数据关联聚合。档案数据是智慧档案建设的核心生态因子,借助语义关联、知识图谱、数字虚拟化等技术方法推动档案数据整合集成和统一汇聚,破除数据壁垒、信息孤岛和系统异构,形成结构化、标准化、有序化的智慧档案数据资源仓储,实现从“数据”到“数聚”;二是全空间数实融合。以往档案部门主要对实体档案进行物理管理,随着互联网、移动终端的普及应用,数字档案、档案数据大量形成,档案管理空间进一步打破物理隔阂,向网络在线、虚实交互的立体时空迁移延展,在数实空间形成虚拟化身和数字映像;三是全要素协同配合。智慧档案建设涵盖内容复杂,需要多主体协作、多手段配合、多要素综合,群策群力、共建共享;四是全流程高效整合。数智环境下,档案数据分布广泛、类型多样、结构多元、质量不一,需要围绕档案数据“收整存用”全生命周期开展全程管理与前端控制,重塑数据归档管理的业务环节与方法模式,促进管理环节连贯化、管理系统一体化;五是全链条精细嵌合。聚焦档案数据要素价值释放,打造全链条精细治理模式,推动要素全面化连接、服务多渠道融通、场馆智能化运维,全方位感知和满足用户档案需求。

3.2 智慧档案文献回顾

智慧是对事物认知辨析、判断处理、发明创造的才能和智谋。信息资源管理始终围绕“数据→信息→知识→智慧”这一信息链展开,档案管理同样内含着留存数据、记录信息、传递知识、启迪智慧的深刻意蕴。智慧档案是档案事业顺应数智潮流而提出的时代命题,是对接数字中国、智慧城市、大数据等国家战略的重要契机。通过理论梳理和实践探察,为开展智慧档案研究提供理论铺垫和实践线索。

在理论研究方面,“智慧档案”已成为近年来档案信息化研究热点。基于CNKI中国学术文献网络出版总库文献资源,采用高级检索方式,以“智慧档案”为篇名进行篇名检索,时间截止2023年12月26日,共得到中文期刊论文115篇。学界对智慧档案的基础概念、功能内涵、推进策略等进行广泛研讨,理论积淀不断夯实。如吴加琪(2015)对智慧档案建设原则和行动路径进行了系统分析[16];丁德胜(2022)对智慧档案功能定位、总体思路与实施路径进行了深入解析[17];牛力等(2022)构建了面向智慧档案数据管理的智慧档案2.0体系[18];杨鹏等(2023)对数智时代智慧档案建设的逻辑理路与运行线路进行了系统探索[19]。

3.3 智慧档案框架要素

智慧档案建设是一项系统性综合工程,具有不同的层级维度和结构要素。立足档案事业发展实践,构建智慧档案框架体系,勾勒智慧档案整体轮廓,如图1所示。智慧档案总体架构由基础层、设施层、资源层、处理层、平台层和应用层组成,通过不同层面的衔接配合,推动智慧档案建设顺利实施。

职称论文参考

4 数智时代智慧档案建设的价值导向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根据智慧档案框架体系布局,智慧档案是一项复杂系统的整体工程,涵盖主体多、牵涉范围大、关联要素广,既涉及到政策规划、顶层设计、制度完善,又涉及到设施建设、资源管理、业务操作,还涉及到平台搭建、系统运维、利用服务,需要树立科学合理的价值基调和思维方式,准确识别时与势、危与机、利与弊,指引活动有序开展。立足数智环境,结合档案信息化发展实践,围绕智慧档案建设框架要素,探索智慧档案建设价值导向,其逻辑关联如图2所示。以战略导向为指引,对接国家数智转型大方略;以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