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论文栏目提供最新政治学论文格式、政治学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1847080343(论文辅导)

南苏丹琼莱州族群冲突思考

日期:2023年04月26日 编辑:ad201107111759308692 作者:无忧论文网 点击次数:201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编号:lw202304221005424111 论文字数:35855 所属栏目:政治学论文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种:中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本文是一篇政治学论文,笔者认为现代武器扩散、彩礼上涨、平民武装解除行动以及活跃在当地的民间武装团体又对三者的冲突继续激化。族群冲突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当地投资环境也遭到破坏,社会秩序被扰乱,族群对立情绪加深,这给新生的南苏丹在国家认同感构建上带来巨大挑战。

一、琼莱州主要族群及其关系

(一)琼莱州主要族群

丁卡人、努尔人和穆尔勒人是琼莱州规模最大的的三个族群。丁卡人居住在尼罗河中部盆地北、西、南的广阔弧形地带。努尔族占据了中部盆地本身,沿着索巴特河(Sobat)和巴罗河(Baro)向东一直延伸到埃塞俄比亚西南部。穆尔勒人多居住在琼莱州东南部的皮博尔县和博马高原,和平原地区的穆尔勒人不同,居住在博马高原的穆尔勒人主要依靠农业生存。

政治学论文怎么写

1.丁卡人

丁卡人是琼莱州的第二大族群,也是南苏丹最大的族群之一,约占全国人口的40%。②该族群和努尔人一样在南苏丹执政党苏人运(SPLM)中占主要部分。他们也被认为在琼莱州政府和国家政府中占主导地位。丁卡人人数较多,接受教育和参加政治活动的历史也较长,因此具有重要的政治影响力。南方最早的学校之一就建在博尔镇(丁卡人聚居处)附近。因此,博尔—丁卡人受益于当时苏丹南部最早的教育,这使他们在谋求政治职位时获得了优势。与其他族群相比,他们在国家和州一级的政治事务中具有相对更大的影响力。

15世纪前,丁卡人占据苏丹中部的杰济拉地区,在受到来自北方奴隶掠夺的威胁后,他们被迫迁向南方,在迁移途中因争夺领地引发了一系列的冲突。居住在琼莱州的当代丁卡人被分为北部和南部集群。北部集群位于白尼罗河以南及其与索巴特河(Sobat)的交汇处,包括鲁翁(Ruweng)、鲁特(Rut)、霍伊(Thoi)和卢埃奇(Luaich)—丁卡人。这些丁卡人被统称为帕地昂(Padeang)—丁卡人。他们的领土目前从霍尔(Khor Fullus)向西延伸,穿过阿塔尔河(Atar)支流到范加克镇(Fangake)附近。他们与努尔人和白尼罗河北岸的希鲁克人(Shilluk)接壤。(东部)恩戈克—丁卡人(Ngok Dinka)与上尼罗州接壤。这部分丁卡人所占有的雨季定居点和旱季放牧点之间的距离非常短,不易因长距离季节性迁徙而与其他族群产生冲突。

(二)琼莱州族群关系的表现

1.内战前的缓和

就丁卡人与努尔人的关系而言,努尔人和丁卡人自19世纪和20世纪之前就有着复杂的关系,双方既存在冲突,又有合作。如前所述,他们在彼此迁移的过程中就发生了争夺领地的战争,也包括争夺牧场、水源和偷牛。但是在英国和阿拉伯入侵苏丹期间,努尔人和丁卡人也曾联合起来对抗外国侵略者。在18和19世纪之前,丁卡人和努尔人有着共同的纽带。二者同属尼罗语系,由共同的社会历史、习俗和传统,并且两个族群之间互相通婚。②几十年间,丁卡人和努尔人从未认为二者是“不同的民族”,而是共享父系亲属关系、资源、处于同一社会的民族。

抢牛在琼莱州十分常见,当地努尔族、丁卡族和穆尔勒族卷入抢牛冲突已经数代。但内战以前的抢牛冲突,往往源于抢牛的传统。抢牛被视为当地男子成年的一种仪式,抢牛起因于个人或团体为了获得声望而从邻近族群偷牛,目的是扩大他们的牛群规模。①这个过程相对是非暴力的,被偷牛的族群最终会进行一次反攻。与目前的暴力循环相比,这些袭击和反袭击的影响较小,参与人数少,他们使用长矛作为武器,冲突相对缓和且频率较低。这些因素导致在突袭中只有少量的牛被偷。而且在以往的袭击中发生冲突,冲突仅限于袭击者和牛群所有者,仅对彼此构成威胁,②周边社区很少参与其中。苏丹内战开始后,琼莱州的冲突规模升级。袭击者更加有组织性,并使用通讯工具交流协调。③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导致冲突发生时伤亡人数增加,突袭者偷到更多的牛,这相应导致了反突袭规模的扩大。此外,牧民更倾向于扩大暴力规模,除了找回他们被偷的牛,还偷盗更多的牛作为补偿,各族群间冲突逐渐激化。

二、琼莱州族群冲突的原因

(一)经济原因

1.各族争夺生计资源

生活在琼莱州大多数努尔人、丁卡人和穆尔勒人,完全从事以畜牧业和高粱种植为中心的混合农牧经济,此外还有季节性的捕鱼和采集活动。这种经济策略需要大多数人每半年在相对固定的、雨季定居点——多分散在稍高地带,和位于尼罗河主要支流或池塘边的临时旱季牧场和渔池之间迁移。这一迁徙行动受主要河流的水文影响,旱季雨量减少,牧场面积也相应减少,人们被迫迁往其他地区。而在迁徙途中进入其他族群领域时,往往会造成冲突。尽管大多数主要的努尔人和丁卡人拥有相对固定的各类型土地资源,但这些土地往往不全在族群领地范围。一部分人的雨季定居点离旱季放牧地不远,但另一部分人的雨季和旱季定居点间的迁徙距离甚至可达150公里。而在这种季节性迁徙过程中,比如洛乌—努尔人往往会经过其他族群的领地。

在4月份雨季开始时(10月底或11月初雨季结束),随着降水增加,河流水位迅速上涨,很快冲破堤岸,淹没该地区的大部分土地。当地居民开始撤退到高地,这时候高地相对稀少,主要分布在远离河流的山脊地区。退居高地时,人们开始种植他们的雨季作物,主要是高粱和玉米。一旦旱季开始(大约在11月),河流和池塘就会收缩,迫使人们迁往靠近河流的洼地,以找到足够的牧场。年轻人首先带着他们的牧群先出发,沿着既定的迁徙路线。最终,许多村庄的年轻人聚集在河流附近的牧场,组成了大型牛群营地。在干旱最严重的时候,这些牧场是唯一的牧草来源。这类型的土地被称为“托克”(toic)——旱季牧地,属于集体所有,并且被谨慎地保护着,以防止其他人的入侵。这时候,这一地区的渔池的渔猎权也由该族群控制。由于旱季牧地资源紧张,人们普遍对其他族群的越界行为感到高度紧张,一旦占领者有所感知,便很容易引起族群间的战斗。旱季牧牛营地的人口更为密集,通常会聚集上百人和数千头牛,往往也会因此使更多人卷入旱季牧地争夺之中。

(二)政治原因

1.军队整合失败

在分析琼莱州冲突时,同样需要考虑到2006年朱巴宣言之后将民兵纳入苏丹人民解放军的缺陷。当时为维持南部苏丹在过渡时期的和平局面,基尔总统宣布实行“大帐篷政策”——即把南部苏丹所有可能阻碍和平的武装势力纳入到苏丹人民解放军麾下。1991年苏人运内部发生分裂后,马夏尔、阿科尔(Lam Akol)、鲍利诺·马提卜(Paulino Matieb)等苏人运军官与加朗分道扬镳,转而与苏丹政府合作。马夏尔先后成立了苏人运—纳绥尔派(SPLM-Nasir)和南苏丹独立运动(SSIM)。2001年,马夏尔与苏丹政府签订的《喀土穆和平协议》宣布破产,马夏尔及其部分武装重新加入苏人运。但由鲍利诺•马提卜等军官组建的南苏丹防卫军(SSDF)继续支持喀土穆政府。随后,南苏丹防卫军发展迅速,其兵力与苏丹人民解放军相当,并以努尔人为主体。2005年苏人运与喀土穆政府签署《全面和平协议》之后,南苏丹防卫军变为非法武装,与苏丹人民解放军暴力冲突不断。也因此 “大帐篷政策”首先针对的目标即是“南苏丹防卫军”。2006年,苏丹人民解放军正式整编南苏丹防卫军,鲍利诺•马提卜成为南苏丹军队的副统帅,南苏丹防卫军诸多军官也成为苏丹人民解放军的将军。

但南苏丹防卫军的加入使苏丹人民解放军的族群构成严重失衡,努尔士兵占苏丹人民解放军兵员的55-60%,而努尔人人口却只占该国总人口的20%左右。①此外,2010年,大卫•遥遥在竞选琼莱州议员失败后,发动了叛乱,叛乱得到琼莱州穆尔勒人的支持。2012年,基尔总统对大卫•遥遥进行招安,将他所领导的武装部队整编进苏丹人民解放军,并授予他将军军衔。但是,大卫•遥遥不久即宣布放弃政府职位,继续叛乱。

三、琼莱州族群冲突的特点................................ 39

(一)冲突政治化................................ 39

(二)装备现代化................................. 40

(三)目标无差别化.................................. 41

四、琼莱州族群冲突造成的影响.............................. 43

(一)对族群的影响................................ 43

1.引发族群暴力循环.................................. 43

2.引发族群对立情绪................................ 44

论............................ 51

四、琼莱州族群冲突造成的影响

(一)对族群的影响

1.引发族群暴力循环

冲突最严重、最直接的影响是参与冲突的三个族群之间的暴力循环。例如2011年,南苏丹独立后不久,琼莱州安全局势就急剧恶化,当时穆尔勒人在一场冲突中袭击了洛乌—努尔人,导致600多人死亡,700多人受伤,25000多头牛被偷。但南苏丹新政府对该事无所作为,事态发生恶化。2012年,洛乌—努尔人对穆尔勒人进行了一次突袭,目的是为了报复,并夺回所丢的牛。洛乌—努尔族的6000多名青年袭击了穆尔勒人,造成数百人死亡,1000多人流离失所。2013年,另一群洛乌—努尔人青年再次聚集在一起,对皮博尔居民发动袭击,造成更多的伤亡。此外,人权观察2020年关于琼莱州的报道,记录了2020年1月至8月间,由丁卡族、努尔族和穆尔勒族社区民兵参与的三次暴力循环,对琼莱州和大皮博尔行政区居民造成了灾难性后果。①第一阶段开始于一月份的一次小规模袭击,穆尔勒武装人员在旱季进入阿科博、杜克、尼洛尔、东特维克和乌洛尔县,随后在2月中旬至3月初,丁卡人和努尔人反击联盟在大皮博尔行